學術天地
當前位置: 首頁 > 學會工作 > 學術天地 > 正文

徐國慶:“雙高計劃”高職院校建設應主要面向高職教育發展的重難點

作者:徐國慶   來源:《職教發展研究》   發布日期:2020-03-20


摘要“雙高計劃”是教育部推出的旨在實現高職院校高水平發展的重要計劃,但從哪些角度入手才能實現這一建設目標,是進入“雙高計劃”的高職院校普遍感到迷惘的。這是因為經過20多年的建設,我國高職院校的辦學實力已經有了很大提升,進入了發展的平臺期。要突破平臺期,高職院校需要在思路上跳出“增強自身辦學實力”的思維局限,主要圍繞當前高職教育發展中具有普遍意義的重難點進行建設。這里有三個關鍵性建設任務需要關注,即以應用技術學科建設為依托回答高職教育的知識論基礎問題,以教學內容標準與教材開發為抓手深度推進能力本位課程建設,以細化企業教學實施環節為核心推動校企合作的育人功能落地。

關鍵詞:雙高計劃;職業院校;高職教育發展的重難點

“雙高計劃”建設院校的名單已經確定,列入“雙高計劃”的院校正在逐步啟動建設工程。當面臨實際建設任務時,許多高職院校卻迷惘了,普遍感覺到不知從何入手。這并非因為高職院校缺乏學校發展思路,而是因為它們今天面臨的建設任務的確極具挑戰性。如果說2006年啟動的國家示范校建設計劃主要是完善高職院校的辦學要素,體現出職業教育的辦學特色,那么今天的任務就是向高職教育發展的頂峰攀登。事物發展的規律都是這樣,越向高的水平攀登,難度越大。“雙高計劃”要達到建設目標,需要跳出以往的常規建設思路,用富有創新性、改革性、發展性的理念來指導建設過程展開。具體地說,列入“雙高計劃”的高職院校要跳出“增強自身辦學實力”的思維局限,主要圍繞當前高職教育發展中具有普遍意義的重難點進行建設,擔當起完善高職教育基本辦學制度與模式的歷史責任。高職院校只有把自身辦學實力提升與高職教育發展面臨的具有普遍意義的重大課題結合起來,才能真正達到高水平。下面就幾個需要重點關注的問題做點探討。

一、以應用技術學科建設為依托 回答高職教育的知識論基礎問題

我國高職教育(本文特指職業專科教育。隨著職業本科教育逐步發展起來,完整的高職教育概念應當包含各個高等教育學制段的職業教育)的大規模發展已超過了20年,經過這20多年的發展,作為高職教育辦學實體的高職院校已真真切切地確立起來了,然而高職教育的理論研究一直未能清晰地回答一個問題,甚至也一直沒有認真對待過一個問題,即高職教育為什么可以在高等教育中作為一種類型而存在?究其原因,大概就在于人們一直把關注點主要聚焦于作為高職教育的物質基礎的高職院校辦學基礎條件建設。然而高職院校發展到今天,當其內涵建設要向更高水平發展時,這一問題就到了必須認真回答的時候了。

《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在國家教育制度層面明確了職業教育的類型地位,在這一前提下,高職教育自然也就應當是高等教育的一種類型。布魯貝克認為:“在20世紀,大學確立它的地位的主要途徑有兩種,即存在著兩種主要的高等教育哲學,一種哲學主要是以認識論為基礎,另一種哲學則以政治論為基礎。”[ 1 ]而高職教育要成為高等教育的一種類型,僅僅在國家制度層面獲得政治論基礎是不夠的,因為制度規定可能只是出于實踐的需要;它還必須獲得民眾在認知上的普遍認同,而這就必須要在知識論層面做出回答。高等學校的主要功能有兩個,即知識生產和知識傳授,任何高等學校都必須同時具備這兩個功能,其差異只在于這兩個功能的側重有所不同。高等學校要實現這兩個功能,要求其所在的高等教育類型必須擁有具有獨立地位的知識體系。因此“佛萊克斯納在思考什么職業應該在大學校園里建立專業學院時,把其限制于那些具有明確的理智體系的職業”[ 2 ]。

高職教育是在什么樣的知識論基礎上建立起來的教育?迄今與這一問題相關的答案有兩個:(1)高職教育是以技能為內容進行的教育,這是把高職教育定位為高技能人才培養教育的研究者的觀點;(2)高職教育是以技術應用為內容的教育,這是把高職教育定位為技術應用型人才培養教育的研究者的觀點。這兩種觀點都不能很好地為高職教育提供知識論基礎。第一種觀點本身就沒有獲得高職界尤其是高職院校領導者的普遍認可,他們認為這一定位不能回答高職與中職相比在人才培養目標上的差異問題,且高等教育是以一定高深知識為基礎的教育,把高職教育定位在技能教育不符合高等教育的本質要求。第二種觀點雖然主張了高職教育內容中要突出技術成分,但它只主張了對技術的應用,而技術應用是過程不是知識,因此這一觀點仍然不能為高職教育確立知識論基礎。

高職教育的知識論基礎應當存在于哪里?縱觀人類整個知識體系的結構,把它定位在應用技術學科比較合適:(1)應用技術不同于技術應用,技術應用是應用已經有的技術,它是一個過程;而應用技術是一種技術,它可以成為具有獨立性的知識實體。(2)應用技術是銜接基礎技術、工程規劃與一線操作的重要環節。把應用技術作為高職教育的知識論基礎,是在把它與基礎技術相區分的前提下做出的定位。不能僅僅把技術作為高職教育的知識論基礎定位,因為技術本身是一個非常復雜的體系,比如我們可以說航空航天技術,也可以說人造衛星焊接技術,前者不僅范圍比后者大得多,而且其知識的性質也不一樣。前者包含了大量復雜的具有基礎性的技術理論,以及對其實施方案的工程規劃,這個層面的知識教育,是高職教育無法勝任的;而后者是應用層面的技術教育,是高職教育可以勝任的。(3)應用技術需要發展成一門獨立的學科。隨著科學技術研究的深入,技術的內容結構已越來越復雜,技術理論的發展水平也越來越高,這在促進技術水平提升的同時,也給技術應用帶來了很大挑戰。今天的技術,已經越來越有必要把應用技術的開發作為一個獨立環節來進行,這樣才能促使基礎性的技術理論研究成果轉化、宏觀的工程體系規劃得到有效的實施。深入分析美國等國家高等教育的學科結構會發現,其許多大學中的同一專業,往往并列設置了三個學位,兩個是過去設置的學位,即科學學位和工程學位,還有一個是新設置的學位,即技術學位。這些高校學位設置的這一新趨勢提示我們,加強應用技術學科建設將是影響未來產業競爭力的重要因素。

應用技術學科建設適合由高職院校來實施,列入“雙高計劃”的高職院校,是目前高職院校中辦學水平最高的院校。他們應當以高職教育發展的這一重要趨勢為抓手,通過應用技術學科建設來推動高職院校辦學水平的再一次實質性提升。但這對高職院校來說是個非常大的挑戰,因為長期以來高職院校的辦學主要定位在人才培養,科學研究對其來說是次要功能,而系統的學科建設更是沒有涉及。推動應用技術學科建設需要從以下幾個方面入手:(1)知識生產。知識生產即通過研究產生新知識,這是學科建設的根本。應用技術學科建設中的知識生產與通常所說的應用研究既有聯系又有區別:應用研究可能會也可能不會產生新的應用技術知識,因為應用研究的目標指向的是技術產品;應用技術學科建設中的知識生產可能會也可能不會導致技術應用研究成果的產生,因為應用技術學科建設的目標是發現應用技術學科知識。高職院校可從以下三個維度展開知識生產:為應用技術提供科學理論的解釋;歸納出具有定理性質的應用技術實踐規則;為新的技術方案開發應用層面的技術原理。(2)知識生產合作與交流平臺構建。作為一個學科,必須有供研究者進行知識生產合作與交流的載體做支撐,它們也是學科的構成部分,如由專業研究人員構成的協會、某個專業領域專門擁有的期刊、學術研究成果的出版機構。(3)知識的系統化與傳遞。知識生產進行到一個階段,應該有相應的研究把前期生產的知識進行系統化,并把經過系統化的知識納入教材,進入人才培養環節,使應用技術學科建設在高職院校課程建設中發揮重要支撐作用。應用技術學科知識進入課程不會改變高職院校人才培養模式,相反將大大提升高職院校人才培養水平。

二、以教學內容標準與教材開發為抓手 深度推進能力本位課程建設

課程建設歷來是高職教育內涵發展中非常注重的方面,那么到了“雙高計劃”階段,課程建設是否還應當是高職院校建設的重要內容?高職院校辦學的核心任務是人才培養,“雙高計劃”的目標之一是建設技術技能人才培養高地,因此,在“雙高計劃”建設階段繼續強化課程建設是高職院校必須實施的建設項目。高職院校在“雙高計劃”實施中也的確普遍非常重視課程建設。問題是,這一發展階段課程建設的核心內容是什么?

我們可能會主張“雙高計劃”高職院校應突出專業群平臺課程建設,因為專業群是“雙高計劃”建設的核心內容之一。但是要看到,專業群平臺課程建設的基礎還是專業群中各專業課程的建設水平,只有各專業在課程建設上均達到了較高水平,專業群平臺課程的建設才能達到較高水平。專業群平臺課程只是課程實施的一種組織模式而已。對具體專業的課程建設而言,高職教育急需強化的是職業能力開發與實施,深度推進能力本位課程建設,這是高職教育課程改革的主要突破點。應用技術學科知識只是高職教育內容的一個組成部分,且主要以專業基礎課程的形式存在;高職教育要突出職業能力培養,能力本位課程還必須是其課程的主體模式。

如何理解這一觀點?能力本位課程在我國不是已經研究和實施了30年嗎?圍繞職業能力開發不是已經開展了大量工作嗎?為什么今天的“雙高計劃”還要把職業能力開發與實施作為課程建設的方向?能力本位課程的確在我國已實施了很長時間,尤其是國家示范校建設以來高職院校一直把工作任務與職業能力分析作為課程開發的核心技術支持。然而最近10多年中,從課程開發層面看,我們一直把分析的關注點主要放在工作任務分析這一環節,并沒有真正深入到職業能力分析這一環節,即使有分析,分析的結果也往往比較粗糙,離要求差距很大。然而在能力本位課程開發中,職業能力分析是具有獨立性且非常重要的一個開發環節,因為職業能力是銜接工作任務與課程內容的關鍵要素,只有完成了高質量的職業能力分析,工作任務的分析結果才能落實到課堂上;職業能力分析也是使以工作任務為出發點的課程模式能夠在課堂上得到實施的關鍵因素,因為職業能力分析這個環節能夠把職業崗位要求與國家的育人要求、學習規律的要求統一起來,形成真正具有教育功能的能力清單。從課程實施層面看,真正的能力本位課程要求直接把職業能力清單作為教學內容,即每種職業能力就是一個教學模塊,而不是僅僅把職業能力作為教學目標,作為系統學習完理論知識后再通過訓練要達到的職業能力目標要求。用這一標準來衡量,高職院校的教學顯然還是停留在傳統狀態。

因此以職業能力開發為主要抓手深度推進能力本位課程改革,使能力本位課程模式真正落實到課堂上,形成高職教育特色鮮明的課程與教學模式,應作為“雙高計劃”高職院校課程建設的主要內容。相對前面幾年所進行的課程開發,這一層面的課程開發難度更大,因為真正有價值的職業能力分析要綜合反映各個方面對職業能力的要求,要完成好這一環節的課程開發任務,需要極為復雜和深厚的教育學知識為基礎。正因為這一環節的課程開發需要應用極為復雜的教育學知識,因此它的成功開發將使高職院校的課程及建設水平跨上一個新臺階。

以職業能力開發為核心內容深度推進能力本位課程建設,需要以兩項課程開發成果為抓手。

(一)以職業能力為核心內容的教學內容標準開發

教學內容標準建立是職業教育課程開發的第一份課程成果。科學的職業教育課程開發過程是一個按照特定邏輯有序推進的過程,各個環節的開發都必須有前提依據。就課程體系本身而言,所有課程產品形成的最終依據就是教學內容標準,因此課程開發均要從教學內容標準開發著手。在制度化教育中,教學內容標準又被賦予了制度的內涵,即它是使制度化教育體系中所有教育實體實施共同教育內容、達到基本教育質量水準的保障。對當前的職業教育發展而言,教學內容標準開發還有另外一層重要意義,即以教學內容標準為抓手使工作場所中的職業知識顯性化,從而普遍地提升職業教育課程建設的水平。

正是由于教學內容標準開發在高職院校課程建設水平提升中具有如此重要的意義,因此近年來高職教育一直在進行教學內容標準的開發工作。這是填補我國高職教育人才培養中制度缺失的一項工作,然而現有的開發成果并沒有讓高職院校普遍滿意,其原因就在于現有的標準開發主要突出的是規范功能,對知識開發功能則體現得很不夠,未能為高職院校課程產生新的增量。但這也就為“雙高計劃”高職院校提供了一個重要的建設空間。“雙高計劃”高職院校可以以教學內容標準開發為重要抓手,發揮自己在解決高職教育重難點問題中的支柱作用。但這種教學內容標準開發要突出的不是對高職院校人才培養過程的條件性規定,而是要真正在職業知識開發中發揮關鍵性作用。從職業教育課程開發技術看,實現職業知識開發的重要抓手是職業能力開發,因此這種教學內容標準的核心內容應當是職業能力標準。當然如上所述,這里的職業能力是體現了多方要求的職業能力,而不僅僅是來自職業崗位一方的職業能力。這樣,職業能力開發就與教學內容標準開發有機結合起來了,我們就尋找到了實現職業能力開發的第一個有力抓手,即教學內容標準開發。

(二)以職業能力為核心邏輯紐帶的教材開發

教材建設是當前教育發展的熱點。國家通過一系列行動,使教材建設受到了教育領域的高度重視,職業教育也不例外。對職業教育來說,教材質量是長期制約教育質量提升的關鍵因素,因此加強教材建設的確是職業教育的內在需求。但長期以來職業教育教材質量不高的局面,已使這個領域的人普遍地形成了一個錯誤觀念,即教材是沒有什么知識含量的開發成果,不值得為之投入大量精力,尤其是不值得把其作為重要的課程開發成果來對待。這是對職業教育教材極大的偏見。“雙高計劃”高職院校應當在職業教育高質量教材建設中發揮示范和引領作用,通過開發高水平的職業教育教材來扭轉人們對教材的偏見。

那么如何才能產生高質量的職業教育教材?目前的職業教育教材在質量提升方面有哪些抓手?職業教育教材開發是一項非常復雜的工作,其質量提升需要從多個方面進行,包括知識的精選、知識表征方式的設計、知識表達質量的提升、知識的學習載體設計等等。除此以外,職業教育教材發展到今天,還需要在內容的組織模式上再實現一個重要轉變,即從以任務和項目為邏輯紐帶,進一步下移到以作為任務和項目的內容的職業能力為紐帶。這一轉變對職業教育教材開發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因為它意味著“職業能力”的功能在職業教育課程與教學中發生了根本性變化,即從課程與教學目標的表達方式上升到了課程內容的邏輯紐帶。

職業教育教材為什么要以職業能力為邏輯紐帶?課程開發技術層面的考慮主要有:(1)它是落實職業能力培養最直接的方式。無論是以知識本身為邏輯紐帶,還是以任務或項目為邏輯紐帶,由于其本身并非職業能力,因而均屬于間接落實職業能力培養的方式,容易產生職業能力培養模式的變形問題。(2)它是實現職業教育教材活頁化的唯一方式。職業教育提出了開發新型活頁式教材的改革目標,并要求三年對教材進行一次修訂。要進行高頻率的教材修訂,必須把教材設計成活頁形式;而只有以職業能力為邏輯紐帶,職業教育的教材內容才能得到最大程度的活頁化,且又符合職業教育教材編寫規律。(3)它有利于推進職業能力的教學化開發。職業能力開發是能力本位課程開發的重要環節,但如果職業能力的表達只停留在教學內容標準層面,那么在整個職業教育課程體系中就沒有哪個環節能檢驗所開發的職業能力的科學性,尤其是是否符合教學要求、是否可以真正用于教學,而把職業能力直接作為教材內容和課堂教學展開的邏輯紐帶,則可以有效地規避這一問題。

三、以細化企業教學實施環節為核心 推動校企合作的育人功能落地

校企合作是職業教育人才培養規律的基本要求,沒有企業參與的職業教育是不完整的,因為其許多教育內容是純粹學校教育所不能承擔的。但校企合作也一直是我國職業教育人才培養中面臨的難點,尤其在企業育人功能的落實方面。2018年教育部聯合六部門頒布的《職業學校校企合作促進辦法》中明確規定:“開展校企合作應當堅持育人為本。”過去20年中,高職教育的校企合作在各方努力下獲得了很大發展,絕大多數高職院校的大多數專業都已經與企業建立起了良好的合作關系;但同時要看到,對多數高職院校來說,校企合作進展仍然只停留在合作關系的建立,至于如何使這一關系在人才培養中發揮實效,則總體上還處于建設的初級階段。

導致企業育人功能發揮不夠的原因主要有:(1)建立合作關系的企業不愿意,或者無能力承擔人才培養任務。比如有的合作企業本身技術水平并不高;有的合作企業其主營業務與學校的專業內容并不完全對應;有的企業員工本身素質不高,不足以勝任人才培養工作;有的企業本身業務非常繁忙,沒有時間用于學生的培養等等。(2)高職院校沒有把企業學習作為非常重要的人才培養環節進行建設。許多高職院校把課程建設與教學實施管理的關注點主要放在學校內部,以致對學生在企業學習期間的學習內容不明確,對學生在企業如何展開學習過程缺乏控制,對學習結果沒有嚴格的考核標準,有的高職院校甚至還存在著學生進入企業后就不再對之進行任何教育教學活動的現象。(3)企業本身也沒有對人才培養過程進行過系統設計。人才培養并非企業的主營業務,大多數企業對如何安排學生在企業期間的學習缺乏了解,甚至完全低估人才培養過程的復雜性,沒有根據人才培養需要對自身進行過任何改變。

要使校企合作關系在人才培養中真正發揮實效,當然首先涉及企業積極性的激發問題。這一問題的解決需要國家政策的支持,且國家已經開始針對這一問題采取了實質性措施。同時也需要高職院校在其中發揮主導作用,通過幫助企業細化教學實施環節落實企業的育人功能,使企業真正深度參與到高職院校的人才培養過程中。如果這一環節的建設沒有達到足夠的細化程度,學生到企業實習就不是完整人才培養過程的一個環節,甚至很可能使學生被企業作為廉價勞動力來對待,這就完全違背了校企合作的初衷。同時要看到,這一環節的建設難度的確很大,企業育人功能的非實體化問題并非僅僅我國存在,即使是美國、日本等發達國家也普遍存在,也是其職業教育改革發展的重要課題;而德國雙元制的成功,就是由于它的確使企業的育人功能得到了充分開發,企業在職業教育人才培養中真正承擔起了重要職責。“雙高計劃”高職院校應把校企合作這一環節的建設作為實現內涵提升的重要突破口。

如何進行企業學習的結構化建設?至少要包括以下環節:(1)企業學習階段的教學內容標準開發。教學內容標準是教學質量的基本保證,如上所述,目前企業育人功能沒有達到實體化效果,其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學校沒有給企業提供清晰的教學內容標準。企業學習階段的教學內容標準需要與學校學習階段的教學內容標準一體化設計;如果企業學習還要劃分為企業培訓中心學習與頂崗實習兩個階段,那么其教學內容標準也需要分兩個階段分別進行開發,具體方法是劃分清楚每種職業能力在各個學習階段要達到的學習水平。為了有利于企業參與對教學內容標準的實施,教學內容標準的制訂需要與企業合作進行。(2)企業學習空間的開發。接受學生進行實習的企業,應當根據人才培養需要進行相應的空間開發,包括建立企業培訓中心,在真實工作崗位上安排學生進行學習的空間,甚至可以建立專門用于在企業進行理論教學的場所。這個環節涉及資金、場地、設備投入,為了減輕企業負擔,高職院校可與企業合作進行建設。(3)企業學習管理機構的建立。接收、安排高職院校學生到企業實習是一項比較復雜的工作,其中涉及大量資源的協調與安排,企業要長期與職業院校合作進行人才培養,需要為此設置專門的管理機構,比如設置學生實習管理處,或明確規定它屬于人力資源部門的職能。(4)企業培訓師教育教學能力培訓。學生進入企業后,誰能教他們技術技能?我們強調要發揮企業在職業教育人才培養中的重要作用,企業技術人員掌握了大量真正具有實用價值的技術技能,但這并不意味著他們天然地具備了教育教學能力,這一問題隨著大量企業技術人員被聘用到高職院校擔任兼職教師,已經被高職院校普遍地深刻感受到。為了解決這一問題,高職院校需要與企業合作進行培訓師遴選,并對將要承擔教育教學工作的企業技術人員進行培訓。條件成熟時,可探索建立企業培訓師職業資格證書制度。

四、結語

“職業教育改革已進入攻堅克難階段,必須深入分析職業教育發展的深層次問題,以標準化建設為引領,以提質培優、增值賦能為主線,用改革的辦法推動職業教育全面振興。”[ 3 ]“雙高計劃”對入選的高職院校來說既是機遇,也是挑戰。從某種意義上可以說高職院校的“雙高計劃”比本科院校的“雙一流計劃”建設難度還要大,因為相比本科院校,高職院校尚未形成固定的、獲得普遍認可的建設模式,要借助這一計劃真正推動高職院校實現高水平發展,需要深入分析高職教育發展目前面臨的具有普遍意義的重難點,從而尋找到“雙高計劃”的突破點。

作者簡介:徐國慶(1971—),男,江西高安人,華東師范大學職成教研究所所長、教授、博士生導師,國家教材建設重點研究基地華東師范大學職業教育教材建設和管理政策研究基地主任。

參考文獻:

1][2]布魯貝克.高等教育哲學[M]. 王承緒,鄭繼偉,張維平,等譯.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2001:13,27.

3]陳子季.以大改革促進大發展,推動職業教育全面振興[J].中國職業技術教育,2020(1):5-11.


(責任編輯:zhaoq)

友情鏈接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電話:010-64920511 京ICP備0904892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6682 聯系方式 站長統計

版權所有 中國職業技術教育網     技術支持:萬合技術 博達軟件

欧冠冠军得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