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天地
當前位置: 首頁 > 學會工作 > 學術天地 > 正文

利益共同體下現代學徒制教育的實踐探索

作者:陳智強   來源:蘇州健雄職業技術學院   發布日期:2020-03-03


摘要:現代學徒制已逐漸在全球興起。要達到職業培訓與理論學習的有機融合,僅靠教育部門是勉為其難、無法實現的,而必須在教育、經濟、人力、科技、產業、協會等多部門的共同參與下,形成多元跨界網絡組織體制。汲取國外先進職業教育精髓,以形成“政、行、企、校、培、生”利益共同體為抓手,構建利益驅動機制下多元跨界網絡組織體制,實踐“三站互動、分段輪換”的現代學徒制教育模式,為探索適合地方高職院校可持續發展的人才培養路徑提供可資借鑒的經驗。

關鍵詞:多元跨界;網絡組織體制;現代學徒制;實踐與思考

作者簡介:陳智強(1961- ),江蘇如皋人,蘇州健雄職業技術學院副院長、教授,研究方向:職業技術教育

現代學徒職業教育制度已逐步在全球興起,各國的做法不盡相同,但卻具有共同的本質特征——在多個部門協作下實行交替式的職業培訓與理論學習,在體制上多元跨界參與,在模式上知識與實操融合,要求在教育、經濟、人力、科技、產業、協會等多個部門的共同參與下,形成多元跨界網路組織體制,以學習者獲得從事并發展職業活動的本領、知識、素養和各項能力為目標,推行學校、培訓中心、企業三站融合互動的辦學模式,有效開展現代學徒制教育。蘇州健雄職業技術學院,汲取國外先進職業教育精髓,以形成“政、行、企、校、培、生”利益共同體為抓手,在建立多元跨界網絡組織利益機制、實施現代學徒制教育模式等方面做出了有益實踐與探索。

一、國外現代學徒制的成功經驗

18世紀末,蒸汽機的發明以及機械工具的應用,使產業從原來的手工工業轉向了機器生產大工業,那種僅僅在生產過程中以師傅帶徒弟的傳統學徒制不再適應新的生產關系,而需要脫產學習科學知識。以“從生產實際中提煉科學知識為學科體系,采取生產活動之外集中批量的方式開展培訓學習”為特征的學校職業教育應運而生。學校職業教育制注重培養學生掌握科學知識,增強學生的學習能力和職業遷移能力,為科學技術促進社會生產發展奠定了人才基礎,但卻存在著培養過程中理論與實踐的脫節,隨著頂崗要求越來越高,這種脫節將越來越大。學校職業教育制必須與傳統學徒制相互融合、優勢互補,才能更好地順應日新月異的科技化、信息化、全球化的經濟發展。

目前大部分歐洲國家都在積極發展適合本國特點的現代學徒制,德國的“雙元制”、英國的“現代學徒制”、澳大利亞的“新學徒制”,在吸收傳統學徒制的優點以及融合學校職業教育優勢的基礎上發展現代學徒制,走在了職業教育改革的前列,成為比較成功的典范。其主要經驗是:在國家法律和條例保障下,多部委多部門形成多元跨界網絡組織,分工負責、相互協作,在國家統一教育培訓質量、要求和考試標準下,有效開展模塊化培訓和生產性訓練,并與理論學習交替進行。具體情況見表1。

二、我國實施現代學徒制職業教育的意義與困惑

1、我國實施現代學徒制的重要意義

一是科技社會創新發展的需要。職業教育制度的發展過程,從學徒制、行業培訓制、職業學校制到現代學徒制,是隨著社會經濟科技不斷發展而發展的,其定位是為各行業發展做好人才培養供給側,辦人民滿意的職業教育。以制造業為例(見表2),其人力資源、培養內容和職業教育制度也一直是隨著科技社會的發展,隨著制造模式的變化發展而不斷變革、不斷發展的。隨著我國步入日新月異的高科技信息化時代,對職業教育人才培養提出新的要求和目標,這就是不僅要培養學生知識能力,更要鑄造學生崗位本領和職業精神,把知識能力、技能技術、頂崗本領等解決在畢業之前。我國現行的職業學校教育制度,推行的是在教育部門獨家管理下,以職業學校為辦學主體,以知識和能力為主要教育內容的制度,這個制度已不適應當今科技信息社會高速發展的用人需求,遠遠滯后于社會經濟的發展,必須變革到現代學徒制。

二是適應人才制度改革的需要。我國在計劃經濟體制下,大中專學生實行畢業分配制度,學生的職業培訓是分配后由用人單位實施完成,由于分配就業后均不能流動,單位又都是國家集體性質,因此用人單位愿意花費人力財力,培養能為國家為自己貢獻一生的員工隊伍,用人單位成為解決學生“最后一公里”的培訓主體。隨著我國經濟體制由計劃到市場的轉軌,我國畢業生分配也由國家統一分配改革到學生自主擇業,人才可以隨意流動,用人單位不愿冒培訓出來的頂崗人才跳槽到其它單位的風險,原有由用人單位承擔學生職業培訓的模式被打破,學生從畢業到就業“最后一公里”的職業培訓無處著落,職業教育必須在畢業前解決學生職業培訓的主體問題,必須變革教育制度到現代學徒制。

2.我國實現現代學徒制教育的主要困惑

一是體制不夠完善。目前我國實施的是職業學校制,我國的《職業教育法》,是針對職業學校制建立的法律,是一個主要由教育主管部門實施的法律,是一個囿于教育部門、囿于職業學校的“定界”法律,其它職能部門、協會、企業等在職業教育中的權利與義務的條款,并沒有法律意義上的約束權,因而他們缺少參加職業教育的驅動力,現代學徒制教育要求形成的多元跨界網絡組織體系無法保障,需要在體制上改革。

二是傳統文化影響。我國職業教育受“學而優則仕”“萬物皆下品、唯有讀書高”“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于人”等文化的影響較深,學生踏入學校讀書學習理論“天經地義”始終放在中心位置,而培訓練就職業本領“旁門左道”總是受到輕視冷落,學校不主動,社會不尊重,家長不認可,學生不配合,現代學徒制要求職業培訓與理論學習并重舉步維艱,必須在文化上突破。

三是模式相對落后。我國以職業學校制為主的職業教育,主要學習任務僅僅是學科知識和能力教育,在技能技術和職業精神等方面,無人力財力保障,沒有國家級標準、課程、師資和考核,往往采取兩年半在學校學習學科知識和培養各項能力,半年“放羊式”送入社會由用人單位自主安排,現代學徒制教育要求系統培養的技能技術、頂崗本領和職業精神不能落實,必須在模式上創新。

三、利益共同體下現代學徒制職業教育體制和模式的實踐探索

1. 多元跨界網絡組織體制的構建

多元跨界網絡組織教育體制,是現代學徒制的必要條件,其它先進國家做法均是在法律約束驅動下而形成,在我國法律文化缺失下,健雄學院以學校為主導,充分挖掘政府(政)、企業(企)、行業協會(行)、培訓機構(培)、學校(校)、學生(生)從事職業教育的利益點,用利益機制驅動代替國外法律約束驅動形成多元跨界網絡組織教育體制。

政府和企業嘗到甜頭。隨著我國改革開放的深入,農民工和職業學校制畢業生已不能滿足政府招商引資的人力需求,高端企業的入住與發展,迫切需要現代學徒制培養大量高質量技術技能應用型人才,現代學徒制教育已成為經濟轉型升級不可或缺的重要基礎條件。健雄學院自本世紀初開始了現代學徒制的探索,引進德國精髓開展“雙元制”本土化模式教育,滿足了德國企業對工匠的人才需求,成為高端企業招商引資的招牌,德資工業園從原來的十多家積聚到現在的三百多家,并帶動五百多家民企共同發展,地方財稅不斷增加,高端內外資企業不斷發展,極大地激發了政府和企業參與支持現代學徒制的積極性、自覺性和主動性,合作德企捐贈設備并愿意資助最高每生達27000元人民幣培訓費;太倉市政府本著“多元跨界融合”發展思路,出臺《太倉市對德合作產業發展專項資金使用辦法(試行)》,每年5000萬專項資金用于推進對德合作;印發《關于深化產教融合加快“雙元制”教育發展的實施意見》,每年設立2000萬用于“雙元制”教育載體、教育資源、人才補助,截止2018年,累計投入發展資金17.6 億元。成立太倉市“雙元制”教育發展領導小組,政策、資金推進政府各部門、行業企業多元跨界參與到地方職業教育發展過程中,并配套相關制度規定。

行業和培訓機構名利雙收。職業教育制度向現代學徒制轉變,必須實施培養內容、方案和模式的變革,用學制一半的時間,在學校的主導下,在政府和用人單位的支持下,利益驅動發揮行業協會、培訓機構和教育企業的主體作用,開展有目標、有標準、有課程、有考核體系、有師資團隊的職業培訓。健雄學院與德國商會上海代表處、中德“雙元制”促進協會等合作,引進德國認證體系,培養德國“雙元制”人才,行業協會提升了服務產業能力,增強了行業領導力和權威性,在參與現代學徒制教育中,獲得較大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嚴格按德國商會認證標準開展培訓的機構和教育企業,在載體建設和學生培訓中,均獲得政府和用人單位的政策扶持和資金補貼,在參與現代學徒制教育中獲得較大利益驅動力。

學校和學生人才輩出。在現行基礎教育狀況下,進入職業學校的學生在語言與數理邏輯智能方面發展緩慢,但在實操智能、空間智能、運動智能、人際關系智能、自省智能和自然觀察者智能等方面往往有著較好的天賦,現代學徒制的培養模式很適合這類學生的學習發展,同時,在政府支持和社會各界捐助下,行業協會、培訓機構和教育企業共同參與,學生獲得高成本高規格培養,成為高素質技術技能緊缺人才,高質量就業創業前景好,現代學徒制使學校和學生受益巨大,深受歡迎。

蘇州健雄職業技術學院在探索現代學徒制過程中,逐步形成了“政、企、行、培、校、生”利益共同體,建立了利益各方共同參加的學校理事會、跨企業培訓中心董事會、教育企業聯盟、專業建設委員會和“雙元制”人才培養研究所等,在利益驅動下,成功構建多元跨界網路組織教育體制。

2.“三站互動、分段輪換”培養模式的實踐  

在跨界多元部門的積極支持下,蘇州健雄職業技術學院引入德國“雙元制”標準和資源,通過自建、共建和合作等方式,以職業培訓的培養目標、標準、課程、考核體系和師資團隊為重點內容,建設“培訓中心站”和“教育企業站”,并與“學校站”教育一起納入到人才培養方案之中。在三年學制培養中,分階段在學校站、培訓中心站和教育企業站三個教育場所,交替輪換實施教育,使學生不僅掌握相應的知識、技術,具備一定職業素養和可持續發展能力,同時還使他們獲取頂崗本領、工作經歷、創新意識和實踐能力,取得較好成果。

“三站互動、分段輪換”培養模式(見圖1),被評為江蘇省高校教育教學成果特等獎、國家高校教育教學成果二等獎。為區域產業培養了一大批優秀的技術人才,成為地方招商引資的名片。同時探索了地方高職院校發展的基本路徑,實現了高職教育與區域產業的相生相伴、共同發展。

【參考文獻】

[1] 湯百智,吳立勛.澳大利亞新學徒制的建立及其啟示[J].職業技術教育,2004(34):65-67.

[2] 姜大源.德國“雙元制”職業教育再解讀[J].中國職業技術教育,2013(33):5-14.

[3] 姜大源.德國職業教育[J].中國職業技術教育,2006(2):56-57.

[4] 李興洲,肖珊,朱明.加拿大職業教育管理體制的特色探析[J].教育研究,2014(09):127-133.

[5] 姜大源.論職業教育體制機制改革的應然之策——關于《職業教育法》修訂的跨界思考[J].中國職業技術教育,2015(27):5-9.

[6] 熊蘋.走進現代學徒制--英國、澳大利亞現代學徒制研究[D].華東師范大學,2004.

[7] 黃忠強.發達國家學徒制比較研究[J].職教論壇,2011(24):94-96.

[8] 王偉巍.澳大利亞“新學徒制”改革研究[D].遼寧師范大學,2014.

[9] 何小瑜.英國的現代學徒制[J].中國培訓,2001(3):52-53.

[10] 許競.再析英國的現代學徒制培訓[J].職業技術教育2005(04):64-67.

[11] 陳智強.德國“雙元制”本土化的實踐——健雄職業技術學院“定崗雙元”培養模式[J].成人教育,2010(12):93-94.


(責任編輯:zhaoq)

友情鏈接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電話:010-64920511 京ICP備0904892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6682 聯系方式 站長統計

版權所有 中國職業技術教育網     技術支持:萬合技術 博達軟件

欧冠冠军得主